;的回音。1599年,英格兰女王伊

白头巾的骑兵队伍策马经过富丽堂皇的帐篷;有的图画就是城市的地图,色泽鲜艳得如同珠宝;所有图画都五颜六色、光彩夺目:鲜红色、橙色、品蓝色、丁香色、柠檬色、栗色、灰色、粉红色、碧绿色和金色。细密画展现的世界似乎表达了对奥斯曼帝国的成就——仅仅200年间,就从游牧部落一跃成为大帝国——的喜悦和骄傲。这也是塞尔柱突厥人曾经在科尼亚圣城的一座门廊上写下的文字——“我所创建的,世间无人能及。”——的回音。1599年,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向苏丹穆罕默德三世赠送了一台管风琴,作为友谊的象征。管风琴的制作者——托马斯·达勒姆也亲自前往,为奥斯曼统治者演奏。这位大音乐家被人带领着穿过宫殿的连续多个庭院,最后来到苏丹面前。他被富丽堂皇的礼仪深深震撼,“这景象让我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自君士坦丁大帝于4世纪建立第二罗马和第二耶路撒冷以来,所有到访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的访客都表达了同样的赞叹。法国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