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重建伊斯坦布尔、强制迁徙人口、对经济

罕默德二世的一贯低调和保密来说是很典型的。新战争的目标很可能是要讨伐埃及的马木留克王朝。30年来,苏丹从不懈怠,努力去建设他的世界帝国,事必躬亲地处理国家大事:任命和处决大臣、接受贡礼、重建伊斯坦布尔、强制迁徙人口、对经济进行重新规划、缔结条约、对顽固不化的人们进行残酷的惩罚、授予宗教自由,一年年地向东方和西方派遣军队,或者御驾亲征。这一年,他49岁,百病缠身。无情的光阴和自我放纵使得他的身体十分衰弱。根据当时的一份不甚恭敬的报告,他颇为肥胖,“脖子短粗,面色蜡黄,肩膀过高,嗓门很大”。像收集战役奖章一样收集了大量头衔(“战争的雷霆”“海洋与陆地的权力与胜利之王”“罗马人和地球的皇帝”“世界征服者”)的苏丹有时几乎无力行走。他患有痛风和令身体11畸形的肥胖症,深居托普卡帕宫,远离世人的视线。被西方称为“饮血暴君”“尼禄第二”的苏丹的外貌已经非常可怕。法国外交官菲利普·德·科米纳声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