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建筑体之一

PART 93 里的人口,而这些人主要为君主及其侍从和祭司们服务。正是粮食的这点盈余,或者说财富的小小外溢,才使得埃及的一系列国王有能力建造起八十多座金字塔,用作皇家墓穴。由于尼罗河沿岸地带只有一些低矮的丘陵和陡坡,所以比起多山地区,金字塔在这里更能彰显出一览众山小的俯视感。第一座金字塔建于公元前2700年。二百多年后的吉萨大金字塔(胡夫金字塔)的设计高度有146米,相当于一座50层的现代摩天大楼。建造过程中,动用的劳力约有10万人,包括了奴隶和每年尼罗河泛滥时那些闲散的农民。人们从采石场里开采出大块的石灰岩和大理石,还要在没有轮车或滑车的情况下,将石块运到工地。这些金字塔是迄今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建筑体之一,而建造它们的王国在当时总人口才刚过百万,就更让人惊叹不已了。埃及的人口后来将不断增长,到大约1500年后的新王国时期,人口或已超过400万。比起其他起源于河流两岸的文明,埃及享受了更加长久的稳定期,在语言、文化方面的连续性尤为罕见。埃及的君主制度绵延达3000年之久,是有史记载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制度之一。虽然埃及的不足之处显而易见,但瑕不掩瑜,它的优势也同样光彩夺目。车轮初转之地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

巫术和知识成为一种强大的组合

PART 91 的尸体会被制成干尸,为来生做好准备;养猫的家人会举行悼念仪式,为了表达悲痛,他们还会把眉毛刮掉。此外,至少在公元前2000年,埃及人便已在喂养灵缇犬,专门用来在打猎时追捕野兔。在医学方面,古埃及人可能领先于当时的已知世界。巫术和知识被混在了一起,这在信奉者的头脑中成为一种强大的组合。他们对于人体的大部分了解,都来自将尸体制作成木乃伊的传统。在解剖、手术和药物方面,埃及人也有不少重要成就,比如他们很可能最先学会了使用绷带和夹板。在治疗用剂上,他们会使用鼠类或蛇类等动物的脂肪以及草药和蔬菜,而且每味药都要经过严格称重或计量。诗人荷马在他的古希腊经典史诗《奥德赛》中,曾称赞埃及的医师是最优秀的,但事实上到荷马那个时候,埃及人在医学技术、天赋和冒险精神方面的卓越声誉已经流传近2000年之久。公元前2600年时,埃及人成为已知最早烘焙出现代样式的酵母面包的民族,不过在形状上,他们的面包更像是平摊的煎蛋,而不是希腊时代吃的那种高一些的长条面包。下面是炉膛、上面是烤箱的烘焙炉,便是他们的发明。尼罗河地区的冲积平原产出的粮食常常会有盈余,不仅可以供养那些在田地里劳作的农人,还能养活另外十分之一住在城市

给神庙建造了耗资不菲的神庙

PART 89 幸一尝永生的滋味。而国王作为化为人形的神,当然要建造一座陵墓才能配得上他的身份。尼罗河一年一度的洪水并没有被当作理所当然之事。每个地方,就连沙漠中的绿洲地带,人们都建造了耗资不菲的神庙来纪念神圣的统治者,因为如果没有他的庇佑,就没有尼罗河一年一度的涨水。而作为报答,人们会把大麦、小麦甚至是土地作为贡品或税收,交给神庙。后来,这些神庙已经占有了尼罗河沿岸三分之一的可耕地。在埃及一些地区——还有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河流涨水后,会涌入沼泽或淹没三角洲地区,所以高高的芦苇丛在风中摇曳,是这里常见的美景。一群劳力会采割芦苇,用来制作茅草屋顶。芦苇草较尖的那头,还可被当作钢笔或尖笔,在湿陶土制作的泥板上绘画或写字。后来,这种刻写泥板受到了另一种产自河中的书写材料的挑战。纸莎草生长在尼罗河的沼泽之中——或者,如《约伯记》中所言:”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早在公元前2700年,聪明的埃及人就已经学会了将纸莎草做成一种厚厚的纸或仿羊皮纸,可以用芦苇笔在上面书写。这种纸张,作为官僚制度中不可或缺的要素,是埃及人自己的发明。埃及人还有可能是最先把狗和猫当作宠物的民族。猫的形象会被绘刻在墓穴中,而在死后,它们

尼罗河沿岸地区信息交流的重要方式

PART 87 退去之后,土地上已被覆盖了一层洪水带来的新鲜泥土,为来年又一茬大麦和小麦的丰收做好了准备。但尼罗河并非总是宝贵的财富。如果洪水水位太高或流速过快,各种土堆的河坝和水道都会被冲毁。而且,河水也不会自己流到位置较高的土地上,所以随着农耕的不断发展,人或者套着缰绳的牲畜,还得用水桶或水筐把水从低处运到高处。埃及曾有过一长串权势强大的君主,那里的城市壮观雄伟,宗教和经济生活朝气蓬勃,连年的丰收填满了谷仓,金银财宝则静静躺在皇家墓葬的永恒黑暗中。在埃及,生活着将领、官员,还有组织才能极高、善于记录历史的祭司们。他们的象形文字,作为一种早期的文字形式,一直是尼罗河沿岸地区信息交流的重要方式。在这里,建筑师们设计着他们最精妙的方案,建筑工人用巨大的石块实现这些构想,数以千计的艺术工匠再用贵金属、铜、木头、织物和宝石进行装饰。在这里,运河设计师们规划设计着运输和灌溉的河道,其中一条运河甚至将尼罗河和红海连在了一起。在这里,科学家们增加了人们对月亮星辰的了解,并开创性地创制了将一年分为365天的历法。在这里,影响力巨大的祭司们招摇而行,构想出了一种新的来生观:公主们还会继续被尊奉为公主,但平头百姓也将有

世界的四条大河和其他遥远国度的大河

PART 85 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世界这一角的四条大河和其他遥远国度的大河,将会扮演核心角色。中东地区的大江大河蜿蜒在干旱的平原之上,每年涨水之时,都能给这片土地带来丰富的养分。上千万吨的泥沙被洪水带到下游地区,就像一层肥料薄薄地铺在了早已耗干养分的土地上。同样,在干旱季节时,灌溉渠可以导引河水灌溉龟裂的农田。比起世界其他地方,在洪水淹没过的平原上,只需要很小一片地区就能养活更多人口,形成更大规模的城镇。在那个陆上运输还很原始的时代,宽阔的河流还充当了超级干道,不用花多少钱,谷物和建筑用石便能被船运到王国的遥远地区。河谷文明(约公元前4000年—前2000年)金字塔上观风景尼罗河的两岸哺育了埃及文明。这条河沿着一条狭长的谷地蜿蜒流淌,而谷地在上埃及的阿斯旺附近只有2公里宽。沙漠里的沙子实际上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如涓涓细流般被带到了河里。到下游时,谷地的宽度通常已经超过30公里,而在尼罗河三角洲地区,肥沃的低地与河道纵横交错,达到了200公里宽。在洪水暴发时,三角洲的乡村地带,也就是埃及财富的主要来源,会变成一片汪洋,将那些坐落在丘陵上的永久村庄团团围住。事实上,三角洲地区的村子常被人们称为”岛屿”。洪水

黑海沿岸一路走到了尼罗河上游

PART 83 麦抽穗和新月初升。佛陀是在月亮运行周期中某个特殊节点出生的,而耶稣出生时,据说一颗引导星确定了他的出生地点。印度教和耆那教中有一个与灯有关的神圣节日,举行时间在某个月的月圆之夜。基督教历法中最神圣的日子是由月亮决定的,而在伊斯兰教中,历法也以月亮为根据,斋月正式开始的时间,要以肉眼能看到新月的时刻为准。中华文化对月亮和星辰同样推崇备至。而最早出现于中世纪时期的大学,也十分重视占星学。如果能在这些大学里当一名占星学教授,或者担任某位基督教国王或12世纪时某个军事将领的占星顾问,便意味着拥有了真正的权力。直到四个多世纪后,哥白尼才把占星术从学术的天空中打下来——但不是人类的天空:在那里,占星术仍然有着强大的影响力。第五章 山谷中的城市如果一位不知疲倦的旅者生活在公元前4000年的中东地区,而且完成了一场不同寻常——也不太可能——的壮举:从黑海沿岸一路走到了尼罗河上游,那他沿路不会看到什么叫人凝神屏息的纪念物,也不会找到任何城市,看到什么学习的圣殿或者奢侈的皇宫。但假如再过1500年,另一个旅者沿着前人的路线再走一遍,各种宏伟壮观的景象就相对常见了。不过,它们多数都位于这一地区的大河两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