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家园

PART 249 大片绿洲和种着谷类作物的水田之间,他找到了新的家园。而他到达麦地那的日子,也就是622年9月24日,后来便成了新伊斯兰教历法的第一天。在麦地那,穆罕默德成为世俗和宗教的双重领袖,伊斯兰教也很快成为其选定城镇和地区的主流宗教,掌控了所有的政治权力。相比之下,早期基督徒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发展,却仍然属于少数群体,并没有掌握什么政治大权。圣战穆罕默德悄无声息地向麦加的主要商人发起进攻,派兵袭击那些满载货物、往来于边远城镇时途经麦加的骆驼商队。626年,他谋划袭击了一个据说由1000头骆驼组成的商队。虽然麦加事先听到了风声,也派出了优势兵力,但还是被打得落花流水。像麦加这样富庶的大城市,本应有能力迎头痛击麦地那,但穆罕默德是一个指挥有方的将领,手下的很多士兵也是他的狂热支持者,而且,他还通过与游牧部落结盟(有好几个还是信仰基督教的)极大地增强了自身的军事实力。630年,穆罕默德轻松拿下了麦加。他的教义成形很快,内容也十分简洁、明确。比如,信奉者每日必须面朝麦加方向进行五次礼拜:第一位宣礼员,也就是召唤信徒礼拜的人,将是一名黑人;每个星期五是聚礼日,也就是伊斯兰教徒的圣日,这就和犹太人祈祷的星期

罕默德被反对者大肆攻击

PART 247 曾受惠于女性。在当穆罕默德被反对者大肆攻击的时候,假如没有她忠贞不渝地提供资金援助,或许他是无法创立这门新宗教的。穆罕默德曾做过生意、当过信使,所以去过很多远方的城市,接触到不少外部世界的观点思想,并且吸收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思想——不过这个吸收过程,不是一口气的深呼吸,而是近似于小口多次的短呼吸。610年,穆罕默德经历了一次强烈的宗教觉醒,在此过程中,他接到了”安拉是唯一的真主”的指示——在他生活的那块土地上,诸多部落宗教并不赞成这一观点。穆罕默德感到自己心中充满了真主的精神后,开始热切地宣传他的思想。他是个强大的说服者,但也树立起不少仇敌。当他开始批评那些崇拜存放于麦加的黑色圣石的异教朝圣者之后,树敌是在所难免的。麦加既是一个朝圣者云集的地方,也是一个贸易城市,其经济发展同时依赖着宗教性旅游和贸易。很多前来朝圣的人都会在这里停留数日,进行贸易活动。穆罕默德批评人们崇拜邪神和黑色圣石,基本上相当于当今威尼斯的市长呼吁禁止游客进入水城。穆罕默德知道他在麦加的前景很不明朗,于是经过缜密筹划,在622年,翻越沿海山地,穿过干枯的河道,来到了麦加以北近400公里处的城市麦地那。站在枣椰树组成的

驮着货物的骆驼来完成运输任务

PART 245 易。这条通过一队队驮着货物的骆驼来完成运输任务的贸易路线,连接起了相距甚远的印度和意大利,是二者间众多贸易路线中的关键一条。阿拉伯南部有两种十分昂贵的贸易产品,分别是没药和乳香,可用于制造焚香、香水、尸体防腐剂以及犹太牧师使用的圣油。说不定耶稣出生时收到的珍贵礼物没药和乳香,实际上就是由骆驼沿这条途经麦加诞生地的贸易路线驮过去的呢。在伊斯兰教创建前夕,这条陆运商路已经十分繁荣,原因可能是在波斯和拜占庭旷日持久的战争期间,这条路算是个安全的替代选择。570年,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在麦加出生。在幼年时,他失去了双亲。被称为”沙漠中的水手”的阿拉伯人,有时会把他们的小男孩或者少年,送到那些在遥远的城市进行贸易的骆驼商队中当学徒。穆罕默德也参加过这样一个商队。在夜里,这个孤儿学会辨认绚丽夜空中的众多星辰,掌握了月亮在沙漠边缘升起的时刻——后来,新月便成了他的信仰的象征。天资聪颖的穆罕默德给他的雇主——一位富有孀妇——留下了深刻印象。穆罕默德在25岁时和这位40岁的女人结为夫妻,对方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不过儿子都夭折了。想来也有些奇怪,伊斯兰教常被人指责为是压制女性的宗教,但其创立者却

圣母玛利亚受圣灵感孕怀上基督

PART 243 法经常被误解为是指圣母玛利亚受圣灵感孕怀上基督,但实际上,圣母领报节指的才是玛利亚怀上耶稣。[3]大约相当于中国的明清两朝加在一起那么久。第十一章 新月之相伊斯兰教常常像一个谜。西方人会喜欢为它的起源笼罩上一层神秘感,想当然地认为伊斯兰教是在骆驼与游牧民族的土地上兴起的,所以映照出的必然是一个原始民族的思想。稍微比帐篷大一点的东西,对这些人而言都算是陌生事物。但事实上,与其说伊斯兰教兴起于沙漠中,倒不如说它是从有围墙的城镇中发展而来的;与其说它的产生与牧羊人有关,倒不如说它和那些每周都与外部世界有接触的商贾联系更大;与其说它是在狂风漫卷的红色沙漠和干旱荒凉的内陆地区出现的,倒不如说它的形成地点主要是那些被嶙峋荒凉的山脉遮挡且临海而立的城镇,或是位于有水源灌溉的绿洲中心的城市。阿拉伯地区的一些城镇本身便是繁忙的港口,而且很多阿拉伯人在驾船出海方面,和其他人在导引骆驼商队时一样得心应手。他们与印度、东非进行贸易时走的是海路,与小亚细亚地区做生意时,走的是陆路。伊斯兰教的诞生地麦加,距离红海仅有60公里。由于它恰巧处在从阿拉伯西南部肥沃地区经沙漠至地中海沿岸的陆运交通线上,所以十分仰赖长途贸

宗教信仰和组织架构上开始渐行渐远

PART 241 方和东方的教会,或者说天主教和东正教,在宗教信仰和组织架构上开始渐行渐远。因此,天主教徒相信炼狱——相当于去往天国路上的中转站,那些值得宽恕的亡灵会在这里按照自身罪孽的深重程度接受相应的惩罚——而在东正教会中,平信徒与神父的区分不像天主教会那般泾渭分明,而且已婚男性也可被任命为神父。在东正教会中,即便是平信徒也可进行布道,但天主教徒就没有这样的特权了。在这个意义上,东正教和后来在欧洲北部崛起的新教十分相像。就这样,基督教渐渐失去了其统一性。不过从长远来看,这种多样性或许正是其优势之一。基督教有着很强的适应性,不但易于理解,也能适应不同的文化,为千百万人带来希望——当然,有时也会带来恐惧。而它的新对手伊斯兰教,虽然有着相同的特质,但混合之后展现出来的,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宗教。[1]加拉太是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位于现代土耳其地区。圣保罗在这里传道时,曾遭到受犹太教迷惑的教会攻击,于是写了这封信来进行规劝。后来,此信成为《圣经·新约》中的《加拉太书》。[2]圣母无玷始胎,也称圣母无染原罪,指的是圣安妮怀上玛利亚时,玛利亚没有原罪,因为她是基督的圣母,所以在受孕之始就受到天主保护。不过,这一说

基督教堂提供显眼建筑地点的城市

PART 239 又进一步向外扩展,可见城市的发展速度之快。对于这座城市而言,厚厚的城墙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它在600年至1100年间,曾经历九次围攻。所以,它逐渐发展成了西方世界的一大奇观——当时只有中国才有更大的城市。君士坦丁堡是第一座在设计时就考虑要为基督教堂提供显眼建筑地点的城市。很快,城中的教堂便不可胜数了。参观者尤其希望能到世界上最宏伟壮观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其名称的含义为”神的智慧”)中进行祷告。559年遭遇大地震后,教堂对穹顶进行了重修。又过了一千年后,整个教堂被改造为清真寺,寺顶上还修起了宣礼塔。这座新城市举行祝圣仪式,产生了新的宗主教,而且很快,他的宗教地位便开始与罗马的教皇相抗衡。由于君士坦丁堡是罗马皇帝的皇宫所在地,所以也相应提升了宗主教的地位。而且,西边和东边的教会使用的语言也不同,东罗马帝国的教会使用希腊语,西罗马教会则使用拉丁语。另外,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之间路途遥远,如果海上状况不好或者风浪太大,整个航程可能会用去一个月,所以双方并没有经常保持联系。还有便是君士坦丁堡的人口已经超过50万,但罗马的人口却由于野蛮人的入侵而不断减少,总数还不及君士坦丁堡的十分之一。在好几个世纪中,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