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图画,画里出了些问题。这幅画画的是一个

所有这些图画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就已经绘制好了。这些埃及人在木乃伊盒子和庙宇四壁上绘制的图画,并不是穴居野人画的野兽。有些图画确实是野兽,但不是穴居人画的那种。他们的大部分画都是人物画——男人和女人、国王和王后,以及男神和女神。有一种无须直接问就能识别出小孩子年龄的方法。我们给他们展示三张面部肖像画,每张都漏掉了某些部位:第一张画没有眼睛,第二张画没有嘴巴,第三张画没有鼻子。然后我们问谁能说出漏掉的部分是什么。或许,你认为任何人都能说出图画的毛病在哪里,但小孩子至少要到六岁才能看出遗漏的部分是什么。因此,如果他们找不出图画的毛病,我们就知道他们还不到六岁。这里有一幅埃及图画,画里出了些问题。这幅画画的是一个坐立着制造长矛的人,即一个长矛匠。我不知道你年龄多大,是否能够分辨出图画的毛病所在。制造长矛的人在我说出结果之前,你试试看能否找出毛病。如果你找不出来,那么,你有可能是70岁了,因为不少那样老迈的人也看不出来。这有点像谜,看你能不能猜对。问题在于:画中人物的眼睛是从正面看时的形状,而脸庞却是一个侧脸。也就是说,侧脸上被画上了一个正面的眼睛。另外一个特别之处是画中人

,他们也不在墙壁和房顶上画画。古埃及人住

洞穴中生活,他们住在房子里。此外,他们也不在墙壁和房顶上画画。古埃及人住的房子通常都是小土屋,比起野人的洞穴也强不了多少。但埃及人感兴趣的不是他们活着时居住的房子,而是他们死之后的居所(我们称之为坟墓)或者他们为神灵建造的房子(我们称之为庙宇)。现在,很多人死后都被埋在了地下,但埃及人认为地下是不适合死者居住的。并且,埃及的很多土地一年中有几乎一半的时间都浸在水下,因为尼罗河每年夏季都要在这个国家闹一场洪水,这对于地下坟墓来说实在不妙。埃及人认为,他们的肉身在千万年之后会重新复活。于是,国王以及财力充裕的富人便为自己建造陵墓,供死后居住。他们建造坟墓是为了让它永远存在,因此,建筑材料绝不会是木头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必须是坚硬的石头或砖块。他们想要把自己的肉身安放在安全的地方,就像放在保险箱中一样。他们死后,肉身用一种我们说的涂香料的方式保存起来,以防止腐朽。这些涂上香料的尸体被称为木乃伊,木乃伊被放在与身体形状相似的棺材之中。在木乃伊的盒子,或者说人形棺材上,以及陵墓和庙宇的石灰墙上,到处都有埃及人涂画的各种各样的图案——成千上万的,几乎一点儿多余的空间都没有。

装饰,就像我们在墙上挂些物件一样,因为洞

牛!”而她的父亲以为她看到了真公牛,就叫道:“在哪儿?在哪儿?”他们画的其他动物与我们今天所见到的那些并没有什么不同,比如驯鹿、长大角的鹿,还有熊和狼。穴居野人绘画的地方非常黑暗,因为洞穴中没有窗户,唯一的光亮来自于散发着烟气的火把。那么,他们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绘制这些图画的呢?这些图片不可能仅仅是为了装饰,就像我们在墙上挂些物件一样,因为洞里边实在太黑了。我们觉得他们绘制这些图画是为了获得好运气,就像有些人为了获得好运,把马蹄铁放到了门框上。或许,他们是为了讲述一个故事,或者是为了记录穴居野人宰杀的某种动物。然而,也有可能,他们只是想画些东西而已,就像今天的小朋友在小木屋的墙壁上画画一样。这些小朋友有时甚至会在他们自家的房屋四壁上乱画,还有更糟糕的,那就是在书桌上画画。这些野人——长须多毛的穴居人——绘制的图画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画,曾经作画的艺术家也已经在千万年前去世。你能想出一种你自己创作的东西,并且也能够保存同样长的时间的吗?第2章这幅画出了什么问题穴居野人在他们的穴壁和洞顶作画,但古埃及人并不在

的骸骨,并把这些骸骨组放在一起形成了巨型

来这是某种动物的图片,不是猫,也不是毛虫,而是他们生活的时代中的动物。它看起来像是一头大象,并且那确实是一头象——一头巨型大象。只是它的耳朵没有我们的大象耳朵大,并且身上长有长毛。现在的大象有兽皮,却几乎没有毛。这种动物叫猛犸象。它之所以长有长毛,是因为那时它生存的地区气候寒冷,长毛可以用来保暖。猛犸象真的要比我们的大象大出许多许多。现在已经没有存活下来的猛犸象了,但是人们发现了它们的骸骨,并把这些骸骨组放在一起形成了巨型的骷髅架。我们今天依旧把巨大的东西称为“猛犸”。你兴许听说过肯塔基州的“猛犸洞”。它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猛犸象曾生活在其中,相反,那里根本不曾有过猛犸,只是因为洞穴巨大的缘故。除了猛犸象外,穴居野人也画其他的动物,野牛就是其中之一,它属于水牛的一种。你可以从面值五美分的硬币上看到水牛的图片。它看起来有点像公牛。站立的野牛一个小女孩跟随父亲进入了西班牙的一个洞穴中。她的父亲来这儿是为了寻找箭头。当他在地面上寻找的时候,小女孩却在看洞顶,她看出了绘在洞顶的是一群公牛。于是就喊道:“看啊,公

子,也不能挂在墙上,是直接出现在墙壁和洞

。他们的图画没有框子,也不能挂在墙上,是直接出现在墙壁和洞顶之上的。有时,图画只是被刮刻在墙壁上,有时则是事后又涂上了颜料。原始人用的颜料是由和着油脂的有色黏土制成的,通常只有红色和黄色。或许颜料只是些血液罢了,刚涂上时是红色,随后就几乎成了黑色。有些图画看起来就像是用燃烧过的木棍的一端画出来的,就像你可以用燃烧过的火柴棒的一端做一个黑色标记一样。还有一些图画则是被刻在了骨头上,比如说鹿角或者象牙。现在试着想一想,那些穴居野人都会画些什么呢?假设说我让你随便画些东西,随便什么都行。试试看吧。你所画的东西,大概不会跑出以下五种:首先我猜是一只猫,其次是一艘帆船或者一辆汽车,再次是一间房屋,第四是一棵树或者一朵花,最后是一个人。除此之外,还有别的种类吗?事实上,穴居野人只画一种东西,不是男人、女人,不是树木、花草,也不是风景,他们主要是画动物。你觉着他们会画什么动物呢?狗吗?不,他们不画狗。那会是马吗?不,他们也不画马。会是狮子吗?不,也不是狮子。他们画的东西通常是体型庞大的奇怪动物,并且画得相当不错,所以,我们能够识别出这些动物。这里有一张穴居野人在几千年前绘制的图画。冲锋的猛犸象看得出

上画些圆圈、脸庞、三角形或是正方形&md

中竖着一块巨大的木板,供学生涂鸦。木板顶端这样写道:“如果你非画不可,就请画在这里,而不是书桌上。”随便把铅笔放到任何一个人的手中,他都会禁不住要画些东西。不管他是在听课或是在打电话,他都要在便签本上画些圆圈、脸庞、三角形或是正方形——当然要是有一个便签本的话。若是没有,他就会画在书桌上或是墙上,因为他是非要画些东西不可的。你可曾见过没被涂鸦的电话簿?其实这就是人性,它证明我们是人类。如今,动物能学会很多人类做的事情,但有一样东西动物学不来,那就是绘画。狗能学着用两条腿走路,甚至会帮人取报纸。熊会学跳舞,马会学数数。猴子会用杯子喝水,而鹦鹉能够学人说话。然而,唯有人类是能够学习绘画的动物。世上任何一个男孩和女孩都曾经画过一些东西,不是吗?也许你画过一匹马或者一座房屋、一艘轮船或者一辆汽车、一条小狗或者一只小猫。狗或许被你画得像只猫或者毛虫,即便如此,你也要比任何别的动物胜出百倍。生活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原始人也懂得绘画,虽然他们没有房屋,只有洞穴可以居住,并且周身上下长满了长长的毛,与野兽非常相似。那时没有铅笔和纸,他们只好在洞穴的墙壁上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