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部的曼齐刻尔特遭遇了敌人,但这股敌人

;土库曼人深深困扰。土库曼人渴望劫掠,在伊斯兰腹地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于是塞尔柱苏丹们鼓励这些部落战士把他们的力气发泄到西面的拜占庭——罗马人的帝国。到世纪中叶,四处打劫的圣战者以伊斯兰的名义频繁地袭击基督教的安纳托利亚,迫使君士坦丁堡的皇帝采取果断的措施。1071年3月,拜占庭皇帝罗曼努斯四世·第欧根尼御驾亲征,挥师东进,力图挽救时局。8月,他在安纳托利亚东部的曼齐刻尔特遭遇了敌人,但这股敌人不是土库曼人,而是一支塞尔柱大军,指挥官是卓越的统帅艾勒卜·艾尔斯兰苏丹,绰号“英雄的雄狮”。当时的局势颇为奇怪。苏丹并不愿意交锋。他的主要目标不是与基督徒作战,而是消灭深受憎恶的埃及的什叶派政权。他提出休战,但被罗曼努斯四世拒绝。在随后发生的战役中,穆斯林军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典型的游牧民族伏击战术以及拜占庭雇佣兵部队的叛变决定了战局。罗曼努斯四世本人遭生俘,被迫亲吻踌躇满志的苏丹面前的泥土。苏丹一只脚踩在罗曼努斯四世屈服的脖颈上,以彰显他的胜利和敌人的降服。这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对君士坦丁堡来说则是一

大规模圣战。尽管萨拉丁本人是个库尔德人,

们在伊斯兰世界的迅速崛起不仅没有受到阿拉伯人的怨恨,反而被普遍认为是天意的奇迹,真主如此决定“是为了让奄奄一息的伊斯兰起死回生,恢复穆斯林的和谐统一”。当时埃及出现了一个什叶派王朝,因此选择了逊尼派信仰的突厥塞尔柱人获得了真正“加齐”(反对异教徒和伊斯兰异端的信仰的圣战者)的合法地位。积极进取的伊斯兰精神和突厥人的好战天性水乳交融;对劫掠的渴望得到了为真主效劳的合法化。在突厥人的影响下,伊斯兰教恢复了阿拉伯人征服战争早期的热情,再次展开了针对基督教敌人的大规模圣战。尽管萨拉丁本人是个库尔德人,但他和他的继承人们率领的军队却具有突厥人的精神风貌。拉旺迪在13世纪写道:“赞美真主,伊斯兰得到了强大的支持……在阿拉伯人、波斯人、罗马人和俄罗斯人的土地上,突厥人手持利剑,对他们的利剑的恐惧深深植入人们的内心。”。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战争沿着安纳托利亚南部的边界已经平静地酝酿了几百年,在这股新力量的驱动下迅速爆发。巴格达的塞尔柱统治者们被一个不服管教的游牧部落—

家伊本·赫勒敦认为这是历史

阿拉伯史学家伊本·赫勒敦认为这是历史进程的关键。“定居民族习惯于懒惰和安逸,”他写道,“他们以为有了环绕他们的城墙和保护他们的堡垒就能高枕无忧。贝都因人没有城门,也没有城墙。他们总是随身携带武器。他们警惕地观察道路的各个方向。他们只会坐在马鞍上匆匆地打个盹,不会放纵地呼呼大睡……他们对远方微弱的犬吠和其他噪音都高度重视。坚忍不拔是他们的特征,英勇无畏是他们的天性。”。这个主题很快就将在基督教和伊斯兰世界再次回荡。中亚的持续动荡迫使这些突厥部落向西迁徙。到9世纪,他们已经与伊朗和伊拉克的穆斯林居民建立了联系。巴格达的哈里发认识到他们卓越的战斗技能,招募他们进入他的军队,作为奴隶士兵。10世纪末,边疆地带的突厥人已经完全皈依伊斯兰教,但仍然保持着自己的种族身份和语言,很快就将从他们的主子那里篡夺权力。到11世纪中叶,巴格达出现了一个突厥人作为苏丹统治的王朝——塞尔柱王朝。11世纪末,从中亚到埃及的伊斯兰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已经由突厥人统辖。11635001634489他

到中国。他们是居住在一望无垠的中亚大草原

,寻求与其结盟,共同对抗波斯帝国。对拜占庭人来说,他们不过是连续不断奔向伟大帝都的众多民族中的一个。突厥人的家园在黑海以东,一直延伸到中国。他们是居住在一望无垠的中亚大草原上的异教徒。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波游牧劫掠民族从中亚出发,蹂躏远方的定居民族。他们的语言给我们留下了“ordu”(后来演化为英语的“horde”,意思是:部落、一大群人)这个词,给我们的记忆留下了印迹,就像是沙地上轻微的马蹄印。早在拜占庭人知道这些突厥游牧民族的名字之前,就已经饱受他们的摧残。最早侵袭定居的希腊人的突厥民族可能是匈奴人,他们在4世纪横扫了基督教世界;紧随其后的是保加尔人。每一波侵袭者都像蝗灾一样不可解释,大肆蹂躏拜占庭的国度。拜占庭人把这些侵袭归于上帝对基督徒罪孽的惩罚。就像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蒙古人一样,突厥诸民族也是生活在马鞍上,头顶苍天,脚踩大地,通过萨满的中介膜拜天地。他们天性好动,不肯安分,以部落为单位群居,以放牧和劫掠邻人为生。他们生来就是要劫掠战利品,城市是他们的敌人。他们使用的复合弓和乘骑的机动战术使得他们在军事上远远超过定居民族。

23节。《新约·启示录》中

瓦尔人是古时欧亚大陆的一个游牧民族,约在6世纪迁徙到欧洲中部和东部。阿瓦尔人起源于亚洲中部,大部分人认为他们属于泛蒙古-突厥族,一说他们就是中国典籍中记载的古代游牧民族柔然的残部。

佩切涅格人是来自中亚的一支突厥部落,10世纪时到达顿河和多瑙河下游,在世纪时与拜占庭帝国发生冲突,在世纪末-12世纪初的几场战争中他们被东罗马帝国所败,后来在匈牙利定居下来,逐渐融入当地居民中。
《旧约·但以理书》第7章第23节。《新约·启示录》中也提及这个隐喻。

1071-1422年112.伊斯坦布尔的梦想我看见,真主令帝国的阳光照耀突厥人的家宅,将天堂环绕在他们的领地周围,为他们取名为“突厥人”,赋予他们权柄,让他们成为时代的帝王,让他们统辖当时的人民。7347103-45719——喀什噶里突厥人的粉墨登场再次唤醒了昏昏欲睡的圣战精神。他们最早出现在拜占庭的地平线上是在6世纪,当时他们派遣使者前往君士坦丁堡

海地区活动,4世纪时被纳入阿提拉的匈奴帝

,一度抵达巴黎近郊的阿兰人,即为其中之一部。斯基泰人没有文字,但善于冶金打造饰物,留下了许多金器至今。

留西波斯(公元前4世纪),希腊著名雕刻家,为希腊化时代的雕刻艺术带来了革新。
沙特尔的富歇(1055/1060-约1127年),法国教士与史学家。他对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克莱蒙会议上发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演讲的记载是保存至今的这一重要事件的唯一文字记载。富歇后来追随布洛涅的鲍德温(后来的埃泽萨第一任伯爵和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一世),参加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他撰写了关于东征和耶路撒冷王国的史书。
示默者保罗(?-约575至580年),拜占庭诗人。他担任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宫廷的官
员,负责维持肃静,因此被称为“示默者保罗”。他创作的关于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长诗为后世描绘了教堂曾经的光辉灿烂。
古代东日耳曼部落,与哥特人有血缘关系,一度在波罗的海地区活动,4世纪时被纳入阿提拉的匈奴帝国,后于454年击败匈奴人,独立建国,最后被拜占庭消灭。